联系我们
地 址:徐州市云龙区马市街23号
电 话:0516-85703768
QQ:344075192
首页 >  鍏崇埍镊繁镄勭埗姣 > 关爱自己的父母

关爱自己的父母


发布者:admin01 发布时间:2016-3-11 阅读:534次 【字体:

   
    父亲今年刚好到了古稀之年,按孔子的说法,七十应该是从心所欲了,可红尘中凡夫俗子的我们,为何到了这个年龄,会变得苟延残喘、苦痛连连?
  五年前,父亲开始出现老年痴呆迹象,眼见着他一天一天走向孤独的深渊,我们都无力阻拦,只能默默地陪在他身边,相依相伴的那些日子里,心头积满太多太多的感慨万千。
  如果说每个人的生命都太过短暂,那么如何才能将感人至深的流年悉心呵护、精心收藏呢?对我而言,唯有那些鲜活的文字,才能将现实中那些最最真实的感伤与困惑,最最苍白的无奈与挣扎永远留存,也愿这束微弱的爱之光,能温暖抚慰和我一样热爱着它的心房。
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  每个周六、周日,既是我的休息日,也是最忙碌的两天。
  清晨醒来,我最喜欢默默地看着睡在左手边的女儿,她的脸被风吹得黝黑黝黑的,可依然漂亮,一副迷人的样子,就像一个素朴的小天使。
  睡在右边的父亲,虽然一脸的老年斑和皱纹,可我也喜欢一动不动地瞧着他,看着他的眉毛拧成一团团,我常常在想,梦里的他一定会很孤单,不然怎么会愁眉苦脸?
  六点钟,窗台上的那盆骨刺花,扬起粉嫩嫩的笑脸,开始在阳光下伸懒腰了,母亲站在花前微笑着,她有自己的信仰,所以她们之间,说不定真的会有一段不解的情缘。
六点半,母亲在厅里跑步,我放下一本爱不释手的书,穿上衣服下楼晨跑。
  现在的锻炼对我而言,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,因为自己这些年,并没有积攒太多的金钱财富,而且纵使现在突然开窍了,也不可能一夜爆富,所以不得不保证身体的健康了,况且自己现在还是家里的半个顶梁柱子呢。
  跑步回来,老妈已将老爸安排在饭桌前等待就餐。老爸今天看上去很乖的样子,我便关切地望着他,他好像不大好意思。可不一会儿,他又禁不住问我:“老伴儿,我还能活着不?”咱家里的每一个人,现在都被老爸唤做老伴儿了,因为随着病情的进一步发展,他已经认不出谁是谁,所以对于这种称呼,大家也都习以为常,见怪不怪了。
  我知道老人都怕死,于是耐心地回答说:“放心吧,你还能再活100岁”,老爸的智商虽然出了问题,可情商一点儿没减低,他竟然听出我在开玩笑,于是一本正经地回答:“活100?还能活1000岁呢!”我撇撇嘴笑了笑,女儿在一旁,无可奈何地看着我,好像在说:“让你没事找事儿,胡说八道吧”。我默默地笑着,可心里头都是酸和苦! 而年幼的女儿又怎么会明白?
  其实在我眼里,老爸就像一个十足的哲学家,他整天张口闭口,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自己是不是还能活着?生死问题是人生的大思考,它不仅值得寿中期的老人,以及垂死挣扎的病人好好研探究,也是每一个年龄段的人们,都无法逃避、不得不去面对的现实问题。世事无常,谁也无法预知下一秒,自身和世界将会发生什么,我们还能不能安然无恙地活着?也许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珍惜现在的每时每刻,每分每秒,不轻易让生命颓废与蹉跎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  明天就开始放五一小长假了,所以吃过晚饭后 ,我带着女儿打快的回妈家,帮着照看老爸。
  走进家门的时候,发现老两口都已经躺下了,妈听到开门的声音,马上走出来,微笑着说:“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!”,我回答说:“哪儿能呀,借两条腿也得往这儿赶。”老妈听了很高兴,而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,我心疼妈,因为她每一天对爸的照顾都太辛苦,而这种累,若不亲身体验,是根本无法想象得到的。
  我一边把外衣脱掉,一边寻问爸今天的表现,妈说今天中午姐来了,开车把他们接到她工作的地方,让妈好好歇一歇,也让爸散散心。
  可老爸不愿意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所以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吵着要回自己家。妈和姐好说歹说,总算是让他安静了下来,可屋子里一只金毛狮子犬接连不断的叫声,又把他吓得够呛。
  老爸年轻时胆子挺大的,可老了之后,胆子突然变小了,尤其是得了这病以后,常常莫名其妙的害怕,有时候竟然不自觉的打起哆嗦。每一次见他可怜巴巴的样子,我都在想,他到底怕什么呢?当我把他当成另一个自己,似乎像明白了一些,原来他是害怕自己因脑子越来越糊涂,而陷入孤立无援中,这种无奈真的太可怕,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,我都没有勇气想下去,因为心又开始隐隐约约疼起来。
  中午,姐买了一盘肉段,一盘青菜,还有米饭,老爸吃得很香,不一会儿突然好奇地问:“吃的是啥?”妈回答说是肉段,爸又问:“是狗肉妈”,妈和姐都笑了,爸继续认真地说:“狗肉好吃。”
  饭后爸又吵着回家,姐把他们送回家楼下就急着往回赶了,妈一个人搀扶着爸上楼十分吃力,上到三楼的时候差点儿跪在地上。妈一直拽着,最后好不容易到了家,他们俩人也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所以妈忧心忡忡地对我说:“这老头儿也快交待了”,我安慰着说:“没卧床,就不错了”,妈垂头丧气的时候,我也只能给她吃宽心丸儿,要不咋办?
  此时,夜已深,今晚是老爸这些天以来,最最安静的一天,我也困得睁不开眼了,此刻我也在想,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饭,这个世界上又会有多少老年痴呆患者被病魔缠绕,而他们的亲人,是不是正守在一旁彻夜难眠?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
  清晨六点,太阳已升得很高很高,它在淡蓝色的天空里,漫悠悠地向西游,一路之上,洒下温暖与光亮,滋养万物成了它最大的快乐!
  妈依然第一个起来,然后在厨房里忙碌着,大概天底下所有的母亲都是这样的勤劳,心甘情愿地为一个家牺牲,却从来听不到她们任何的抱怨,能理解这些的时候,自己也已为人母,懂得并在传承付出的幸福。
  我起来时,女儿和老爸还在睡梦中,轻手轻脚关上房门,妈说让我陪她去早市买两个花盆回来,看得出她非常喜欢那盆骨刺花,这份喜爱不仅仅因为花的美丽,而因佛主赐与了它灵性与爱的内涵,那些盛开着的粉红色花瓣和淡黄色花蕊里,藏满了真与善。所以妈想把花分出几小盆,在自家悉心栽培后,分送给亲朋好友,让大家都沾沾喜气。我蛮赞成,怎么说独乐乐也不如众乐乐呀。
  偌大的早市人头涌动,新鲜而廉价的水果和蔬菜,吸引了老百姓,虽说现在的日子比从前过得好很多,可我们腰包里的那点儿钱,还是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,不然今后有个病有个灾儿的时候,谁来管呢?
  妈挑了两个便宜些的花盆,又买一袋土,我买二斤豌豆,和老妈就开始往回走。
  五月的柳絮随风飘扬,亦如我善感的思绪,躲也躲不开,无可奈何它还一个劲儿地往鼻子里钻。
  回到家时,把女儿和老爸唤醒,我像照顾一个小孩那样,帮老爸穿袜、穿衣、穿裤,然后扶着他去卫生间,把牙膏挤好,水倒上,然后一样一样送到他手里,看着他缓慢地将刷牙的动作一一完成。
  牙刷完后,他又说要大便,我告诉他自己脱裤子,然后坐在座便上,我站在一旁,告诉他不要紧张,漫漫拉,老爸很用力,一边使劲一边叨叨咕咕: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。我安慰他说:能吃能喝能拉能撒就死不了。大便的臭气瞬间飘了出来,弥漫在空气中,越发的浓烈,确认完他没有便感后,我拿出手纸给他擦屁股,这时候,老爸已经变成年老时的另一个我,自己照顾自己,又怎会嫌弃呢?
 

上一条新闻: 没有了 下一条新闻: 没有了 返回上级新闻
友情链接 |

  Copyright 2001 - 2013 bet356苹果手机版_bet356靠谱不_bet356体育在线网址,All Rights Reserved
公司地址: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马市街23号 
联系电话:0516-85703768 苏ICP备12031486号